全站搜索:
党群工作 首页> 23党群工作 > 员工天地 > 正文

【散文】母亲(高子会)

发布时间:2019-05-10 17:49:05   来源:

   记忆中的母亲总是背个背篓,感觉那个背篓再高再大,里边装的再多,都压不垮母亲那瘦下的身板,走起路依然腰板直直的,起早摸黑,似乎永远不会累。  
 
   母亲出生在19世纪60年代,家里有两女三男,母亲排行老三,小时候家里比较穷,稍微懂事点就在家里帮忙带弟弟,在大点就帮家里分担活计。姑妈和她没上过学,大字不识一个。后来嫁给我父亲,父亲读过些书,成家后做点小生意,母亲则在家承担起家中里里外外的活计,记得我爷爷生病中风卧床不起半年,为了维持生计,父亲不得不出门挣钱,爷爷吃喝拉撒重担都压在母亲身上,母亲很明事理,任劳任怨,细心照料爷爷,没抱怨过。

   她对我们兄妹很严格,我们不听话的时候,她会抽一根棍子追着到我们打。她有个弟弟考上大学后来做了律师,她觉得还是读书好,不识字是个遗憾,她希望我们兄妹多读书,以后能够跳出农门,像舅舅一样有出息。

   长大后对母亲更是敬佩,大字不识的他能如此不争不抢,村里的流言蜚语没说过她。村里祖祖辈辈留下个习俗,饭后无事,将会到桥头大树底下憩息,经常有三五成群在说笑,有时候会说这家长那家短,母亲总是像听故事一样默不作声。

   不知从何时起,记忆总是留在离别的车站,每一次返校,母亲都会送我到车站,后来毕业了,回家的时候就更少了,母亲时不时会打来电话,开口永远都是“我没事,只是打个电话......”那像小孩做错事,担心害怕被指责一样小心翼翼的,末了还会强调她很好,每当这时就会一阵心酸,责怪自己,怎么不主动时不时先打个电话家里呢。

   前两天回家,看着母亲从早到晚奔波着,耐心的照顾着调皮捣蛋的侄儿子,要深深的触动了我。为了家人过得更好,母亲付出了多少汗水,她一辈子勤俭节约,贵的好的都是她不喜欢的,为了我们,她已经没有了自己。
母亲,请原谅我总让您担心,原谅我时不时惹您不高兴,原谅我没有华丽的语言来描述您。母亲,您是我最敬佩的人,在我看来您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,我相信好人有好报,我祈祷上天能够保佑您健康快乐一直陪伴着我们,如果有下辈子,我希望我做您的母亲,让我呵护您。


【作者:高子会 彝良指挥部 责任编辑:李瑞杰】

返回顶部
电话:0871-67434916 传真:0871-67436728 地址: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信息产业基地林溪路188号(650501)
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直属总承包一部 2016 - 2019 Copy Rights 滇ICP备09008283号-2